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家里的厕所
家里的厕所

我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城市,是个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是个老实正经的知识分子,母亲是个温柔贤良的家庭主妇。

  先说说我的母亲,我的母亲个子中等,长相端庄贤淑,但不是人们所说的漂亮惹火熟女,母亲长的比较丰满,但是绝对不肥胖,我母亲有一个特点,就是屁股长得特别丰满肥大,包在裤子里,我认为是个男人见了我妈的屁股都想搞。

  我第一次看母亲的屁股是我很小的时候,那是家里条件差,母亲就在屋里洗澡,家里只有一间房子,当时只有我和母亲在,于是母亲命令我睡午觉,当她以为我睡着了时,开始脱掉裤子洗屁股,其实我对女人从小好奇,我根本就没睡着,我听见了母亲洗屁股的水声,我偷偷睁眼一看,一个雪白的大屁股女人的成熟光屁股将我幼小的心灵惊呆了,我非常奇怪,妈妈的逼上还有浓浓的黑毛。从此母亲那雪白丰满的屁股就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内了。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我也由一个小小的孩童长成了半大小伙子,开始对女人有着强烈的性兴趣了。我十分怀恋当时印在我脑海里的母亲的大屁股。但是十几年,我一直没有再看到,当时年龄小,也没有强烈的性欲支撑我去想方设法看。

  母亲此时也由当时的少妇变成了更加丰满和温柔贤良的中年妇女。我开始用色狼的眼光审视母亲愈加丰满肥大的屁股,当时真想把她裤子扒掉,使劲地蹂躏她的屁股啊。

  一个偶然的机会,改变了我和母亲大屁股的情缘,也使我家的女人个个将肥美的屁股奉献给了我。当时,我家买了一个新房子,一家人高高兴兴地搬了进去,一天下午,家里没人,我对新房子的新鲜感还没散去,在家里到处乱窜,看看这里摸摸那里,当我走到后阳台,一件让我终身难忘的一幕发生了,我那端庄贤惠的母亲正在厕所里撒尿,而厕所的门竟然没有关。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一下我家房子的结构,我家的后阳台连着厕所,厕所比较小,那是一种比较老式的房子了,厕所里面就一个蹲位而已,而且要命的是这个蹲位是朝向厕所里面开的,这样要是谁蹲在那里就把屁股朝着厕所门了。就这样,我妈妈这个成熟的骚妇,上厕所没关门(我后来发现她从来没关过门,我想原因可能是当时她认为家里只有我和爸爸两个男人,给自己的老公看屁股无所谓,而她还认为我是个孩子,却不知道这个孩子天天在想她的骚屁股)。

  好了言归正传,我当时发现了我妈妈在厕所里撒尿,而且门没关,我妈妈在撒尿时没有蹲着,而是高高的翘起她的屁股,从那个肥白的屁股中间,我发现有一天黑缝,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女人的大阴唇,我第一次看到了女人的肥屄,而且是个中年女人,我的妈妈。现在从我妈妈的肥屄里,流出了一股水柱,发出嘘嘘的响声。

  我母亲保持翘屁股撒尿的姿势足有两分钟,我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个肥屁股和肥屄,我妈这个光屁股女人就在离我不到半米的地方翘着她的大屁股,我甚至看到了妈妈的阴唇是湿的。母亲终于尿玩了,她用手抱住她的光屁股,使劲地来回晃了五六下,试图将屄上的尿甩掉,(这个动作实在淫荡,后来我干我妈妈时才发现从屁股后面干她,她屁股也是这样来回晃荡),甩完屁股后,妈妈温柔地慢慢站起来,注意,她站起来时没有将裤子提上,这样她地裤子就掉到了脚踝处,这样,我面前地妈妈就是一个站在那里的下身完全赤裸光屁股女人了,别提多淫荡了。

  妈妈站起来后,拿了点卫生纸,再次蹲了下去,这次是蹲到了底,从后面看不到屄了,但是显得她那个中年妇女的屁股益发丰满肥大。母亲蹲下后开始用卫生纸擦肥屄,擦完一张纸后,母亲再次站起来拿了一张纸,这次她没蹲下去擦,而是像刚才撒尿一样,将屁股高高翘起,然后从前面把手伸到屄上擦,她将她两片肥大的阴唇分开,用卫生纸使劲的擦两片阴唇内部,将湿湿的阴唇擦干,擦完一张纸后,母亲再次站了起来,然后,再取了一张纸,这次妈妈没有蹲下来,也没有翘起她的骚屁股,而是站在那里,低头用手纸从前面将她的屄擦干净。

  完成了擦屄的工作后,母亲没有急于将裤子提起来,她摸了摸她的肥大屁股,然后缓缓地弯腰提起内裤,红色的内裤逐渐将她的大屁股包住,然后母亲再慢慢地提起她的长裤,完成了她撒尿的全过程,也完成了她在她儿子面前的淫荡屁股秀。母亲穿好裤子,转身出来,我连忙扭头假装在阳台上看风景。母亲看见我在阳台上也不以为异。还和我打招呼。这次屁股秀看得我血脉喷张,鸡巴快要把裤子顶爆了,一个中年女人,而且还是我的母亲,在离我不到半米远的地方宽衣解带,高翘屁股让我看屄,这对处于青春期的我的震撼可想而知。

  从此我知道在这里可以偷看到我母亲的大屁股和肥屄,就这样,只要我母亲一上厕所,我就假装在阳台上玩,就近偷窥妈妈的肥屁股和肥屄。后来我胆子越来越大,有时为了看的更仔细,我有时偷偷趴在低下,假装在玩什么东西,实际我的色眼离我妈妈那骚货屁股只有一尺远。有时更搞笑的是,妈妈边尿时还边和我讲话,尽是母亲关爱儿子的话语,完全不知道她的色儿子现在只想奸淫她的屁股和肥屄,想给她老公戴绿帽。

  我甚至看见过妈妈光着屁股在厕所里换月经带(早几年的女人不用卫生巾),妈妈的先蹲在那里整理她的月经带,把光屁股让我看了个饱,然后她站起来,将月经带夹在屁股下面,然后她开始系月经带的带子,月经带今天看来像丁字裤,我妈妈的红色月经带包在她那白白的肥大的光屁股上,显得比她脱光了裤子还淫荡。

  自从我开始偷窥妈妈以后,我越来越上瘾了,我想方设法用各种方法偷窥妈妈的屁股和屄,后来我发现妈妈的洗澡时也可偷窥,由于我家的厕所连着浴室,二者之间有一道墙间隔,墙上有个透气的水泥花窗,花窗很高,所以洗澡的认不抬头仔细看是看不到花窗上有人偷看的,而且浴室的门在另一端,洗澡的女人总是面朝门的那面,防止有人在那边偷窥,结果这恰好便宜了我。

  我发现这个秘密后,就等着母亲上浴室洗澡了,开始我还不敢在她脱衣服时偷看,我听到里面有洗屁股的水声了才怀着激动的心情,偷偷到了厕所,将厕所门锁上,我心里想这下母亲的光屁股就是我的了,我操死我妈妈这个骚货。我蹑手蹑脚爬上了够得到花窗的地方,偷偷将脑袋往花窗伸过去,天哪,浴室里的春宫图差点没让我流鼻血,我的母亲,全身赤裸,站在浴室中间的一个盆里,背朝着我,正拿一根毛巾使劲地在搓屁股和屄,我发现我妈妈地屁股是如此的大,腰却细得很,像个葫芦一样,后来我才知道这叫蜂腰肥臀,典型的骚货女人的特征。

  妈妈站在那里洗了一会,屁股挨近屁眼的地方被她搓得红红的,十分淫荡。

  后来母亲又弯腰下去洗毛巾,这下让我更过瘾了,弯腰的母亲将她那骄傲的屁股高高地翘起,朝向我,显得益发肥大,我又看到了屁股沟中间那个被男人操过不下万次的肥屄,两片大阴唇湿湿的,小阴唇翻开露出在缝外,看得我冒火,我心里暗暗发誓,我一定要操我面前这个光屁股女人,我一定要给我爸爸戴绿帽,我要奸污我爸爸的老婆。

  妈妈洗完屁股后,开始坐在盆里叉开双腿,仔细地洗屄,后来我成功地操了妈妈后,有个操屄的姿势和她此时洗屄的姿势十分相象,都是将大腿大大地分开,将肥屄露在外面。妈妈洗了很久,开始起来擦身子,擦完身子后穿上了衣服。这边我在厕所里已经手淫了五六次了。

  后来我天天偷窥妈妈,胆子越来越大,她还在脱衣服时就偷看,最淫荡的是,有次她脱了衣服却没洗澡,光着屁股站在浴室门边刷牙洗脸,这时风却将浴室门吹开了,我家浴室门就在客厅里,比较简易,当时妈妈的屁股就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当时客厅里有我表哥在那里看报纸,我妈妈是他姑妈,我敢肯定他看到了我妈妈的光屁股。我妈有时不太注意自己保护自己,我都担心那天被色狼轮奸。

  后来偷看我家的女人洗澡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我偷看过我二姨妈,小姨妈,姐姐的光屁股。现在来比较一下几个光屁股,先说我妈妈,我妈妈的屁股就是大而宽,典型的中年女人的屁股,看见这个屁股,你绝对不会有什么高雅艺术的感觉,第一感觉就是淫荡,想掏出大鸡巴使劲地操这个骚屁股,我敢肯定,我母亲要是在别的男人面前光着屁股,不知被奸了多少次了。

  再说我二姨妈,二姨妈是个教师,平时端庄严肃。但是她脱光了却美得出奇,屁股大小不亚于我母亲的屁股她也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但是屁股长得却像个少妇一样,肥大,饱满,高翘,漂亮而不张扬,像个艺术品,不像我妈的屁股,一看第一眼就是想的操屄。我看到我二姨妈那次,她刚好洗完了屁股,擦干了,向浴室们那边走去,光屁股一扭一扭的,上身还戴个黑乳罩,我现在都搞不懂,她为什么戴着胸罩而光着屁股,难道怕别人看她的奶?却不知她的侄儿正在盯着她那硕大的光屁股看。

  再说小姨妈,小姨妈有三十来岁,快四十了吧,小姨妈是她们三姐妹中长得最漂亮的一个,高大丰满,她的屁股像外国女人的屁股,腿修长而结实,屁股高翘饱满,那次我偷看她脱光了洗澡,只见一个磨盘一样的大屁股出现在我面前,搞得我鸡巴一下翘了老高,差点射出来。她的屁股像个梨子一样,黑黑的辫子拖在屁股沟里,十分的淫荡。

  最后说说我姐姐,我姐姐被我偷看时十九,二十岁,正是少女发育完全的时候,她的屁股纯洁得来让认不忍心操,丰满但不是上面说的三个骚货那样肥大,我印象最深的那次,她洗完了屁股,用毛巾从屄下面穿过,夹在屁股沟里,前后拉动把屄擦干,然后她穿上了她洁白的小内裤,包住她丰满的小屁股,我不禁将她和妈妈的大屁股比较起来。

  说起姐姐,我小时候还和她有一段香艳故事呢,小时候,住在大杂院,工人的素质不高,爱谈论这些性的东西,说起来还比较粗俗,例如日屄,日屁股等等,当时我姐姐十一岁左右,她不知从来里知道有日屁股一说,那天晚上爸爸妈妈都不在,我们在一起睡,她说弟弟,我们做游戏,说完脱了裤子,光着她的小屁股趴在那里说我们日屁股,结果我就趴在我姐姐的小屁股缝里磨我的小鸡巴,当时太小不只含义,玩了一会觉得没意思就没玩了。

  后来一想,真他妈的刺激。我长到十二三岁时还摸过我姐姐的屄,当时来了亲戚,我把我的床让出去了,我只好和姐姐睡,结果我当时已经对女人非常好奇了,睡到半夜,我就开始试图摸姐姐的屁股,后来越来越胆大,我将我的手伸进了她的内裤,开始摸屄,结果第二天早上,姐姐红着脸对我说,这人都可以做爸爸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