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风骚妞儿屈菁菁
风骚妞儿屈菁菁

这个女演员叫屈菁菁,是个出生于辽宁沈阳的东北大妞,性格奔放热情,性感而野性。女人出道有七八年时间了,但基本上也就让人记住她这一身白嫩嫩的肉体了,是个典型的“演技一般,床技一流”的女演员1月8日,尔冬升导演新作《大魔术师》在京举行首映礼,我们便再次看到这个妞儿了,以一身干练的装束走上红毯,黑色西装内搭橘色裹身短裙,一头黑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时尚又不失性感……作为今天在现场最招惹男人性致的女人,屈菁菁很快便招来了一个主动与她答茬的男人。

  于冬虽然身子胖胖的,但这并没有影响到他玩女人时的动作,当她看到走完秀台屈菁菁走到了一个没有多少人可以看到的角落休息时,立刻上前从后面抱住了她,他那胖胖的双手隔着衣服便摸上了屈菁菁胸前的丰满,然后几乎疯狂地又捏又摸起来,嘴上还在不停地说着:“菁菁,你的奶子真是又大又柔软啊!摸得真舒服啊!你这身打扮太迷人了,谁见了都想抚摸一下。”

  知道是胖子于冬摸上了她的奶子,屈菁菁自然不会反抗,这样的大老板是她求之不得的,他们博纳每年要拍好多片子,随便给自己几部片约,她今后便吃喝不愁了,于是她自觉的把双手放在了身体两边,慢慢地半开半闭着眼睛,任由男人在她身上胡来,对她的抚摸和刺激。

  一会儿,于冬的一只手便从屈菁菁的衣服的领口处伸了进去,摸上了她那高挺的丰满的奶子,抚摸上她那雪白滑嫩的肌肤,于冬就更加地兴奋和刺激了,于是他便在屈菁菁耳边说道:“我在上面的宾馆的宾馆里开了间房,你待会儿过来坐坐如何”

  “你坏”屈菁菁娇媚的回了一句。

  ……

  于是,等到首映礼结束以后,屈菁菁如约准时的敲开了胖子于冬的房门。

  胖子于冬立刻一把抱起了屈菁菁那成熟柔软的胴体,快步走进套间的卧室,一把把女人抛在床上,自己马上重重压了上去,他很快摸索着咬着了女人的耳珠,并在她耳边逐个字逐个字的说道:“我……要……肏……你……”

  屈菁菁没有答茬于冬的话题,只是配合地轻扭着自己的娇躯,把动人的胴体蜷在他的怀里,贴得更紧了,就像一团燃烧的火似的,女人的身子愈来愈热,一付欲火中烧的骚模样。

  重重的呼吸带着阵阵熟女的幽香飘到于冬的脸上,那是一种心驰神荡的感受,于冬于是伸手轻轻抬起屈菁菁下颌,仔细端详了一下:此刻的女人头上秀发披在两肩,娇靥白里透红,眉如春山远,眸若潭水深,瑶鼻挺秀,菱唇如弧,胸前薄衣内一对玉峰高耸挺立着,两点突起让人忍不住伸手揉捏。

  女人那两片性感妩媚的珠唇在于冬的脸前吐着漂亮女人特有的清香,他情不自禁的一下子吻住了她那性感的樱桃小嘴,舌头勇猛的冲过女人的玉齿关,与她的温柔的香舌纠缠到一起……于冬很快感受到了和这个女人接吻的好处,她的舌头特别的柔软,与她接吻的口感特别好,能激发自己的性欲,于冬的双手不由地在她娇美的身躯上探索起来。

  于冬先是用自己肥胖的身躯轻轻摩擦着屈菁菁身上的敏感部位,然后紧抱她小蛮腰的手慢慢地移到她丰满而富有弹性的娇乳上,隔着衣服轻轻揉搓起来。

  屈菁菁很快发出了一声“嘤咛”,浴火2高涨的女人双目如火地看着于冬,双手则紧紧缠住他,一副任君采摘的姿态。

  于冬自然明白屈菁菁眼神中的含义,于是他继续压在女人成熟丰腴的胴体上疯狂的吻着,同时不忘用双手去撕扯她的衣裤……屈菁菁仰着头,挺起高耸的胸脯任男人肆意的摸索……吻着女人扑鼻的体香中人欲醉,失去耐心的于冬连找女人胸罩扣子的片刻也等不及了,只是忙乱的把屈菁菁那半罩杯的名牌胸罩推高,让那晶莹剔透的美丽玉兔“绷”的一下弹跳出来,他一手一个的掌握着东西两边硕大的半球,鼻子深深的埋在那两大团温香软玉中间,贪婪的呼吸着那诱人的乳香,舔吮着那美味的香汗。

  这时屈菁菁的玉手也开始行动起来了,她飞快的扯开了于冬衣服的前襟,绕到他后背上紧紧的拥抱着,丰满的胸脯顶在男人的胸前,就像为他体内的欲念引擎,按下了补燃器的激活按钮。

  于是如雨般冒出的汗水在他们烫红的皮肤上混在一起,困在紧贴着的肉体之间的小小空隙内,不断的加热、不断的蒸腾。

  俩人原始的情欲或者爱意正透过紏缠的舌头高速地交流着,充满了幸福的口涎由男人的口里传到女人的小嘴内,然后加入了她的口涎,再回到男人的口腔中。

  俩人动物般本能的欲念像火山爆发一样,一下子炸毁了他们所有的顾忌,他们像两只失去理智的野兽一样,疯狂的在床上起伏……这时的胖子于冬已是欲火中烧,只见他一把拉下自己的裤头,掏出子孙根便往屈菁菁的肉洞之内狠狠一顶,立刻抽插如风,又快又急不断挺动,硕大的阴茎在她的玉门蜜穴忙碌地进出,还带出不少水花沾满了整根阴茎,连睾丸也是水淋淋的,鲜红的阴茎,雪白的玉臀,以及漆黑如墨的沾水阴毛在灯光下映射十分诱人。

  像刚吃过性药一般,今天的于冬出乎意料的勇猛,他很快便把屈菁菁干的浪叫连连,他的大棒子被女人的肉道紧紧夹住,舒爽非常,而女人又猛摇那迷人之极的圆大雪臀,一扭一甩的更增情欲,耳中她的淫声浪语传来……“啊……我……我快不……不行了……求你……不要再来了……我求饶……拔出来吧……啊啊……”屈菁菁这么浪的一个女人,竟然很快被于冬干的求饶了,真是出乎人的意料。

  此刻的于冬正埋头苦干,丝毫不理屈菁菁的求饶,龟头狠狠顶住女人的花心嫩肉,紧紧的顶住旋磨……屈菁菁虽然被干的叫苦连连,但感到男人每一抽出,都像要把自己的心肝也要一拼带出似的,全身都觉得很空虚,于是她很自然的挺起小细腰追逐着他的阴茎不让离去,期望阴茎再次带来充实的感觉。

  毕竟还是个没有结婚的女人,没有生过娃的阴道非常紧窄,于冬每一下的抽插,都得花很大的气力,阴茎一退出,阴道四壁马上自动填补,完全没有空隙。但由于有爱液的滋润,抽动起来倒也还是十分畅顺了。

  看来于冬一定是在女人来之前吃过性药了,拖着自己那肥胖的身躯如此的动作,他非但不觉得累,反而还加快了速度,同时每一下,也加强了力度,每一下都退到屈菁菁阴道口,然后一面转动屁股,一面全力插入,每一下抽插,都牵动着女人的心弦,迫使她大声呻吟浪叫,渲泄出心中荡漾的快感。

  于冬见到如此风骚的一个小姑娘被自己干得如此爽美,心里真是兴奋到了极点……而此时的屈菁菁星眸微张,累趴在床上,她今天一小半是被男人给干累的,一大半是给男人的体重给压坏的,从卧室里衣柜的换衣镜上,屈菁菁能清楚地看到自己被于冬从背后压住,下体完全赤裸,而他不停的在自己的玉体上起伏。

  于冬的抽插变得愈来愈快了,阴道传来快感不断的在积聚,看来到就快达到爆发的边缘了。

  此时的于冬感觉到了自己龟头传来的那股强烈的快感,他连忙用力顶住屈菁菁的子宫颈,不再抽出,只在里面左右研磨……她的肉棒在女人柔嫩的阴道深处一阵消魂的痉挛……大约又过了五六秒,就在于冬猛抓屈菁菁的奶子时,她突然双腿正向上猛蹬,接着屁股向后猛挺,可能是女人想让自己的花心与男人的龟头顶的更紧,只见她粉臀狠命摇动,而阴道内淫水象决了堤似的从阴壁嫩肉上流了下来,阴壁嫩肉紧紧的抓着阴茎,阴道及全身不停的痉挛抽搐……女人要丢精了,于冬赶紧双手握着她的奶子,从背后紧紧搂住她,大龟头死抵子宫。

  果然屈菁菁的花心突然象长了爪子一样抓住了男人的大龟头,猛烈的一吮一吮吸了三四下,强烈的快感,令她积聚己久的高潮终于爆发,“啊……”

  屈菁菁此刻娇躯剧震,左手用力抓住自己的头发,脚趾翘起,腰肢拚命往上抬,屁股向后猛顶,爱液像崩塌了河堤一样,如潮涌出……她浑身剧震,又是“啊”了一声,一股又浓又烫的阴精如瀑布暴泻,从花心深处喷了出来,冲向男人的龟头,连续喷涌了七八秒钟,将他的龟头阴茎完全包住……于冬在最后一刻及时抽出了自己的大肉棒,抓住女人的头发让她坐在了自己面前,正对着她的眉心,于冬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的精液发射了出来……于是一股股浑浊的乳白色液体喷洒到了屈菁菁的脸上,顺着面颊缓缓下流,流到了她那涂着深深口红的嘴唇,流到了她胸口那袒露的丰满之处,并顺着她尖尖的奶头往床单上滴落……好一付草莓牛奶的画面。

  【完】